筆趣閣 > 異空獵魔者 > 第十九章 鬥智鬥勇

第十九章 鬥智鬥勇


  莫遠的謊言,其實不是很高明。但是,對這些為了搜捕德諾村失蹤村民,而在黑夜中到處奔走的士兵們而言,能早一日結束這個任務,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了。
  “你小子,是在诓騙我們嗎?”當然,這些士兵也不是個個都是傻子,其中一個年級偏大一些的男子,将配槍取出,對準了莫遠,“這周圍哪有什麼人煙,你住在這附近?”
  他們所有的配槍,都是賽洛佛槍,這種槍射程,射速和彈容量都根本不适合于作為步兵的制式裝備。斯夫蘭家族到底是吞沒了多少軍費,才給一線士兵發這麼爛的槍?相比之下,莫遠空間戒指裡面裝着的古洛爾48手槍足以完爆他們。可是,問題在于,古洛爾48手槍在取出到開保險,需要時間,何況他隻有一個人,要在短時間内将每個士兵開槍殺死,需要找到一個有利的狹窄地形。
  莫遠看向那略微年長的士兵,雙手背負到身後,撫摸着空間戒指,實在不行,他就隻有取出古洛爾48,先一槍崩了這家夥。
  坦白說,莫遠手上的古洛爾48雖然射程可以完爆塞洛佛槍,但問題是……莫遠并不擅長射擊。莫家的家規就是,絕不幹涉國家軍政,甚至在自己的領地内都沒有軍隊(莫遠擔任太子幕僚,其實已經是違背了家訓)。也正因為從未學習過射擊,即使拿着古洛爾48,但他也無法利用距離優勢在遠處對士兵們開槍,老實說真那麼做,誤殺那對獵戶父子的可能性大得多。而這些士兵的賽羅佛槍雖然裝備比他差,但畢竟是真正當兵的人,槍法絕對會比他更好。真被射中,他無法再用神聖治愈治療自己的。
  “我說的是真的,你們如果不信,我帶你們去看了救知道。”
  莫遠說完這句話的同時,那年長士兵迅速拔出槍,對準莫遠就是一槍!子彈就從他的臉頰旁幾寸的地方飛過!
  “啊!”莫遠迅速明白對方是在試探他,否則那麼近距離不可能射偏。他僞裝出很恐懼的樣子,連忙說道:“軍爺,我,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不信,也不要殺我啊!”
  對方到底上了點年級,經驗老道,一般人真的是來诓騙的話,多半會因為這一槍意識到再也沒有欺騙對方的可能,不敢再撒謊。但莫遠是什麼人,十年牢獄,早就他磨砺得心志如鐵!
  “分隊長,不如跟着小子走一趟,”那抓着影狐的士兵走上來,對那年長士兵說:“咱們那麼多人,還怕他一個?”
  原來那年長士兵是個小隊長,他一臉肅然地說:“你懂什麼,這一帶的土匪馬賊都兇悍得很,就連我們斯夫蘭軍爺敢打劫,萬一這小子是土匪派來的,把我們引到包圍圈裡去,哼……小命都未必可以保住!”
  這老兵果然厲害,莫遠雖然不是土匪,但某種意義而言,他的确有将他們引入“包圍圈”的意思。
  在魔力幾乎幹涸的情況下,為了救兩個素昧平生的人,而不惜再度回到那個魔鬼盤踞的屋子去,這個世上九成九的人都不會做這等蠢事。但莫遠不同,莫家的家訓,和太子對他的影響,讓他在骨子裡,就是一個敢為天下先之人,遇到不平之事,敢于挺身而出。明哲保身,的确是最安全,也最容易做到的,但這世界上,總需要有些人,去做一些不容易做到的事情。莫遠,就是這種人。
  “聽着,”那隊長指揮着周圍的士兵,說:“接下來跟着這小子,你們都盡量分散開,如果這家夥有異動,馬上就一槍宰了他。”
  “隊長,太小心了吧?這小子是土匪?開玩笑呢吧!”
  “這個世道,謹慎小心,才是長久生存之計!否則,你們以為我是怎麼從戰場上生存下來的?”那隊長看了一眼那獵戶父子,說道:“算你們走運,馬上滾!”
  他可不想将子彈浪費在這兩個人身上,畢竟他們接到命令搜捕失蹤村民,說他們可能是上山當了馬賊。逃稅之風絕不可開,否則對斯夫蘭家族領地的稅收會造成巨大問題。一旦将那些逃稅村民抓到,上面讓他們将這群人活抓,帶到他們所在的村子,當着所有村民的面将他們活活燒死,用來敲山震虎,讓誰也不敢再走做土匪逃稅這條路。
  那獵戶父子顯然絕望了。父親攙扶着兒子站起來,說:“罷了……罷了,是命啊!”
  莫遠的視線投射向那個拿着影狐,得意洋洋的士兵,牢牢記住了他的臉。
  然後,那士兵忽然感覺到手一震,立即松開了那影狐!影狐落地的同時,也被一股力量震得腿都受傷了,立即沖入了黑夜中!
  那獵戶父子看見了,頓時大喜過望,沖過去追趕那影狐!
  “混蛋……”那士兵拔出槍來射擊,可是沒能打中影狐,而那對獵戶父子也迅速沖入樹林的黑暗中去了。
  那個士兵捂着手,大喊道:“剛才是怎麼了?我隻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敲擊我的手!”
  那隊長看到這一幕,忽然沖了上來,将賽洛佛槍死死頂住了莫遠的下巴,惡狠狠地說:“怎麼回事?是你幹的嗎?你小子知不知道一隻完整影狐可以賣多少錢?”
  “我……我不知道啊……”莫遠僞裝出驚慌的樣子,若非周圍還有其他士兵在,他就直接拿出槍宰了這隊長了。
  此人太聰明,而聰明人……實在是很大的威脅!
  那隊長死死盯着莫遠眼睛,想要看出點破綻,但随後緊咬牙關,咬牙切齒道:“馬上給我們帶路!”
  于是,人造星辰的光芒下,莫遠在被隊長親自拿槍頂住後腦勺,就這麼前進着。
  這實在是相當糟糕的狀況下。即使是修煉出鬥氣的戰士,在被槍那麼近地對準腦後來一槍,也是死定了。更何況莫遠是個純粹的魔法師,肉身防禦完全得靠魔法輔助,在目前魔力幹涸的情況下,和常人沒有任何分别,一旦那隊長開槍,他的性命就得馬上交代在這。
  此時他必須承認,燕澄若這種暗影術士,将肉身和陰影融煉為一體,而槍械是殺不了影子的,受到任何攻擊,隻要将受傷部分化為陰影,就能完全恢複。當然,使用這種禁術近乎等于靈魂賣給了惡魔,熔煉肉身的同時,惡魔的力量也被徹底帶入到這個位面。
  随着他們行進的過程,士兵們也越來越不耐煩,不斷催促問還有多遠,莫遠始終回答快到了。不過,那隊長倒是開始放心下來,畢竟周圍非常荒蕪,地勢平坦,一覽無餘,根本就沒有辦法埋伏别人。在這個狀況下,他倒是不需要擔心了。
  終于……那座屋子,出現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