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伊利達雷魔影 > 269 龍眠神殿

269 龍眠神殿

ntent
  
  澤内塔爾,提克迪奧斯重塑期間掌管納斯雷茲姆的惡魔之王命喪當場,在卡塞恩的手下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然而,當他的靈魂落入卡塞恩手中時,發出的尖嘯卻将門外無數正在試圖突破火焰之牆的血色士兵吓的肝膽俱裂。
  
  對他來說,數十萬年的死亡輪回到此為止了。
  
  随後,澤内塔爾的紅色魔魂便被卡塞恩整個吞噬,通過他的靈魂可以探知,阿古斯星球上燃燒軍團正在全力通過泰坦星魂的能量加速阿克蒙德的複生。
  
  四年,這是燃燒軍團的艾瑞達術士們預估的阿克蒙德複活的時間,比他剛剛擊敗基爾加丹時粗估的時間縮短了數倍,換句話說,留給艾澤拉斯的清淨日子已經不多了。
  
  麥迪文死後,薩格拉斯的精神一直飄蕩在宇宙邊緣不曾真正露面,那麼此時軍團的真正管理者便是提克迪奧斯,瑪諾洛斯和即将重生的污染者阿克蒙德了。
  
  他吞吃掉恐懼魔王的靈魂後,重新轉換成那個人類記錄員的模樣,随後将火焰之牆的法術撤掉。
  
  外面還在想辦法突破火牆的十字軍們猛沖進來,撞破損毀的大門,卡塞恩躲在一旁混入湧進來尋找惡魔的血色士兵當中,試圖避開阿比迪斯的注意。
  
  然而剛剛進來的女将軍已經滿面淚水,站在恐懼魔王已經失去靈魂的盔甲前久久不語。
  
  她已經沒有心情再去尋找那個沖入地下城,打碎她迷夢的那個僞裝的血色士兵了,一切都結束了。
  
  卡塞恩走出地下室,與他逆向而行的血色軍人在與他碰面時雖然會感到奇怪,但所有人都因地下室爆發出來的邪惡能量而感到震驚,幾乎沒有在意這個看起來老老實實的書記員。
  
  他必須把這件事告訴龍眠神殿通知守護巨龍,對于燃燒軍團即将到來的準備越早越好。
  
  卡塞恩溜出已經進入緊急狀态的新壁爐谷,走進白雪皚皚的荒野。
  
  差不多離開城堡的瞭望塔視野後,他變回惡魔巨人的形态,扇動龐大的雙翼竄入天空,頂着寒風向西北方向而去。
  
  沒多一會兒,一條巨龍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抓破惡魔的胸膛,與他一齊旋轉着墜向雪地。
  
  卡塞恩掐住龍的脖頸猛地扇動雙翼再次進入天空,這條龍擰過腦袋來,嘴中攢起一簇簇的烈焰馬上就要噴吐出來,卻被卡塞恩掰開脖子噴向天空,燒化了一大片正在下落的雪幕。
  
  “惡魔!”這條紅龍被迫朝着天上大喊道:“你膽敢接近龍眠神殿!”
  
  “你誰?”
  
  卡塞恩一隻手掐住這條比他還要長得多的紅龍,緊扣住脖頸,一隻手緊抓着對方的後腿,讓對方盡量無法傷害到自己。
  
  “我是女王的護衛!”
  
  從紅龍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是一條母龍。
  
  “說名字!”卡塞恩手下的力氣加大,幾乎要把紅龍的脖子給掰斷。
  
  “奧拉斯塔薩,記住我的名字了嗎?惡魔?殺了我吧,我死後靈魂會永遠纏着你,直到宇宙毀滅的那天!”
  
  “這麼大的仇?奧拉斯塔薩?”
  
  卡塞恩将這條龍扔向天空,奧拉斯塔薩立刻回過頭來噴出一口烈焰,被卡塞恩用當即召喚出來的邪能水晶吸收進去,再扔到荒無人煙的雪地中,引起一聲吹散大片雪霧的悶響和烈焰花環。
  
  “我是卡塞恩·日蝕,伊利達雷的主人,我跟你們的女王在達拉然見過面,你不會沒有聽說過我吧?”
  
  “卡塞恩·日蝕?”紅龍見對方沒有敵意,也就停下了攻擊,說:“我以為你是個血精靈。”
  
  “算是吧。”卡塞恩轉換成血精靈的樣子,從背後喚出兩支邪能之翼在天空中扇動一下飛向紅龍的方向,當翼展消失時,他已經抓住了紅龍的龍爪。
  
  “啊……”奧拉斯塔薩的語氣變得和緩了許多:“如果您真的是卡塞恩·日蝕大人的話,我為我剛才的粗暴感到抱歉。紅龍之前在南部地區感覺到了有邪惡存在,對付那些試圖進攻龍眠神殿的可惡猛犸人已經足夠麻煩了,我們對其他可能出現的敵意非常警惕。”
  
  “我明白。”卡塞恩順着紅龍的肩膀爬上她的背,說:“能不能帶我去龍眠神殿?我有話想要跟龍族的大使們談。”
  
  “正好,女王也一直想要見您。”紅龍轉頭瞥了一眼自己背上的精靈,用龍爪引導奧術魔法為他添了一身簡單的淡紅色袍子遮掩身體。
  
  “啊,謝謝。”卡塞恩完全忘記自己的衣服丢到哪裡去了,學習用奧術做裁縫的事也應該提上日程了……
  
  “其實。”奧拉斯塔薩說道:“克莉斯塔薩聽說你從永恒之眼出來後已經去那裡尋找你了,沒想到你已經離開去了峽灣,但那邊被天災軍團的不死巨龍封鎖……”
  
  “女王?”卡塞恩拽了拽身上很合體的袍子,好奇地問:“女王已經處理了死亡之翼的問題嗎?”
  
  “是的,她已經返回龍眠神殿了。”奧拉斯塔薩回答道:“耐薩裡奧已經被封印在深岩之洲,由元素守衛們看守。”
  
  “比我想象的要快。”
  
  奧拉斯塔薩并不是一頭非常強大的紅龍,體型也隻是比青年龍略大的程度,卡塞恩騎在她的身上不必像騎着薩貝裡安那樣幾乎是坐在背脊上。
  
  紅龍明顯是一種溫和的龍族,渾身散發着生命和甯靜的氣息,不像在黑龍身上時随時随地都處在暗影和高溫的漩渦當中。
  
  生命縛誓者阿萊克絲塔薩是這種善良與溫和性格的頂點,她甚至沒有克拉蘇斯作為一條雄性龍族所具有的天然傲慢。
  
  奧拉斯塔薩扇動雙翼穿行在碎雪之間,在白茫茫的一片雪原中,卡塞恩已經能夠瞥見那時隐時現的,孤零零的高塔——龍眠神殿,所有龍族的聖地。
  
  到達龍眠神殿上空後,高空處強大的旋風讓奧拉斯塔薩隻能勉力維持滞空。
  
  卡塞恩對她表達了謝意便自己跳下龍背,穩穩落在磚石地闆上,神殿頂層的衆多龍族紛紛向這邊看來。
  
  一位穿着綠色軟皮短衫的優雅女精靈看到卡塞恩的出現,擡起眉毛笑着走向這邊。
  
  “卡塞恩大人,我之前與您在夢魇之王前一同作戰……或許您不認得我,但您的表現讓我和同族們感到深深為之折服。”
  
  “太過獎了,女士。”卡塞恩連忙說:“我還要感謝伊瑟拉女王對奎爾薩拉斯伸出援手,否則班蒂諾雷爾始終是殘缺的。”
  
  綠龍瞧了一眼他手上的綠龍龍後指環說:“這遠遠比不上您對翡翠夢境的幫助,薩斯阿拉并未死去,我們也不過是幫她尋找新家罷了。”
  
  兩人聊了聊關于薩斯阿拉的生長狀況,而讓卡塞恩感到驚訝的是,這裡除了綠龍,藍龍和紅龍的使者外,居然還有黑龍的使者。
  
  那個穿着黑紫色外袍的黑發女人一臉孤傲的瞧着在場的所有龍族,似乎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但比起那位沉默不言的黑龍軍團大使以外,最讓他驚訝的還是站在一旁的穿着一身金黃色外袍的年輕精靈武士。
  
  一位青銅龍。ntent
  
  p伊利達雷魔影59982dexht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