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逐玺 > 第九十九章 雙王之戰24 使命

第九十九章 雙王之戰24 使命

燭火搖曳。
  
  南境最東邊不再是宛城了。
  
  魏嵇顫抖着提起筆,又緩緩放下。
  
  這份調集軍隊馳援宛城的密函最後也沒有被送出去。
  
  李灼一直相信着一點,這位以文治國的南境老公爵,不會再次選擇戰事。
  
  這次他賭對了。
  
  這場三十五年前的大戰不過因為一次失敗的聯姻。
  
  那是魏桀最後一次忤逆自己的父親,不,那時的魏桀還叫魏荀。
  
  魏荀剛記事的時候,那時的天下還很太平,各國相安無事,作為宗主國的晉國牢牢地掌握着天下。
  
  老來得子的魏嵇很高興,他歡喜地給這個孩子起名荀,他知道,這個襁褓中的孩子将繼承他的土地,爵位和意志。
  
  太德教的無為而治從蜀國傳播到了南境,道士們講述着他們對政權的理解和對世界觀的思考。
  
  這些成功地吸引了魏嵇,他老了,天下又太平,何必要整頓軍隊,橫征暴斂呢?不過是虛妄罷了,這天下需要的是休息。
  
  這道成了南境的道,魏嵇毫無保留地向魏荀闡述着道的智慧。
  
  直到他八歲,當他第一次跟随父親來到了恢宏壯觀的龍原城,他驚歎于這奢侈華美的宮室。
  
  天下之大,又有哪裡可以與之媲美!
  
  唯有龍原!
  
  “父親!晉國的龍原城甚是華美壯觀,為什麼我們的虎嘯城比不上啊?”
  
  “晉是宗主國,享受天下諸國之貢,又地大物博,人口衆多,自然可以建立這冠絕天下的城市,我們南境不過是拱衛晉國的偏屬,哪來的資本建立這樣的城。”
  
  “可咱們有祁華山金礦,我見那一車車黃金從山中運出來,難道晉國比咱們還富有嗎?”
  
  “祁華山也是晉王賜予的,更何況,這些黃金也是分給百姓,為的是與民休養,為的是讓南境團結,讓南境發展。”
  
  “那與民休養,讓我們團結和發展又為了什麼?”
  
  “那是,那是為了将來,為了千秋大計!為了我南境永存。”
  
  “那晉國呢,他們有沒有把金子分給百姓?”
  
  “沒有。”
  
  “那他們沒法千秋萬代怎麼辦?”
  
  魏嵇急忙捂住魏荀的嘴巴,“你這孩子,什麼話都敢亂說。”
  
  “父親,為什麼你見到晉王要跪?”
  
  “因為孤是臣,陛下是君。”
  
  “可是兒子讀過漢書,上面有一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那晉王要您死,您是不是必須要死啊?”
  
  “當然了,孤是臣,若是君要臣命,臣何懼。”
  
  “那晉王可以要您的命,不是一樣可以要南境所有人的命嘛,那哪天,晉王要了南境所有人的命,南境如何千秋萬代呢?”
  
  魏嵇被問住了,他知道自己回答不了孩子這句話,所謂千秋萬代,所謂保衛南境,是他一輩子的念想,他無為而治,不挑戰事,一直以來都隻是為了這個目的,他并沒有想過那高高在上的晉國會怎麼做。
  
  “父親,晉王讓别的臣死過嗎?那些臣反抗過嗎?那些臣的子民都怎麼樣了?”
  
  “這…他們…”
  
  魏嵇摸了摸魏荀的腦袋,“晉王從來沒有傷害過他的子民,你呀,要相信他,要不然他憑什麼成為晉王,晉王的權是天給的,天不會看走眼。”
  
  “哦,可是天在哪?”
  
  “孩子,不必想這些了,你看咱們不是都好好的嘛,晉王有他的生活,咱們有咱們的生活,走,孤帶你去街上逛逛看到什麼吃的玩的,孤給你買。”
  
  “謝父親,”魏荀高高興興地抓着魏嵇的手,在那寬大的雲鶴街上走着看着,誘人的香味叫魏荀有些忍受不住,他拽着魏嵇的手,走向那美味所在的位置。
  
  那家混沌攤做的混沌很香可攤子上沒什麼人,小魏荀疑惑不已他看了看四周,在廣場上,圍滿了人,他們好像都被吸引住了。
  
  “父親,咱們去看看吧。”
  
  魏嵇有些擔憂地拉住魏荀,“那沒什麼,不看了,咱們還是先吃點吧。”
  
  “荀兒想看看嘛,走吧父親!”魏荀拽着魏嵇走到廣場上,身邊的侍衛立馬從人群中撥開一條道。
  
  小魏荀快步走到欄杆邊,那高台上,綁着一個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老者。
  
  他那一襲白衣被鮮血染成猩紅色,但那高傲的頭顱不曾低下,他一直看着天,一直睜着眼睛,一言不發。
  
  “老東西,你都快死的人了還不想稍微舒服點?”行刑官徑直走過來,見着了魏嵇,便急忙托着他的大肚腩,屁颠屁颠地跑過來,“參見南境公。”
  
  “大人免禮,正在行刑,孤不該打擾你,隻是幼子好奇心切,沒見過這般場景所以才過來看看。”
  
  “不打擾,不打擾,”行刑官笑了笑,“隻要小公子願意,下官這就斬給他看。”
  
  “叔叔,為什麼要殺他啊?”
  
  “唉,小公子,這個人呐是要犯,沖撞了煜王陛下,該死啊。”
  
  “你才該死!”那被打地遍體鱗傷的老者突然大喝一聲,雖然他已經身受重傷,但說話依舊渾厚有力,絲毫沒有一點怯意,“沖撞了煜王?錯!是指正他!晉國強大,這天下土地皆是晉王的,不需要任何人去協助統治,隻有大一統才是千百年來的大勢所趨!自大渝天子死後,漢皇完成一統,緊接着秦接過衣缽,一直延續着天下的安定,到了武王之年,去谥改封,去皇帝禮,割裂天下,政令不行,萬民離心,北有野夷狼顧,西有印塗虎視,這天下遲早要完,若晉王不願完成一統!自有他國君王滅晉一統!”
  
  “混賬!”行刑官再容不得這老者說下去,他扔下斬牌,“行刑!”
  
  刀斧手手起刀落,隻一刻,那高傲的頭顱便滾落在地上。
  
  魏荀沒能看到這一幕,他眼前一黑,魏嵇用手遮住了他的眼睛,拉着他走出了人群。
  
  他奮力掙脫了父親的手,“老先生死了嗎?”
  
  “死了。”
  
  “為什麼殺他,他不過是說了心裡話罷了,為什麼該死?”
  
  “他沖撞了晉王,他不得不死。”
  
  “晉王不會傷害他的子民!不會麼?”魏荀含着淚,迷茫地看着父親。
  
  那種迷茫太熟悉不過了,幾十年前自己年輕的時候,同樣那般迷茫地望着遠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