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宋第一狀元郎 > 第二百零九章 傀儡皇帝

第二百零九章 傀儡皇帝

    (上一章被河蟹獸吃掉了,已在群内上傳)
  
      四更深夜,天色漆黑。
  
      大宋與大理交界,是一片空曠的山谷,由于土壤不适種植莊稼,而且每逢雨際,河水總會漫上地面,所以人迹罕至。
  
      密密麻麻的士卒,悄然摸進了這片山麓,嘴裡咬着布條避免發出叫聲。
  
      沿邊的土司勢力不算很大,這種土皇帝,把自己的地盤看得比命還重,你要是派人來幫他守,馬上就會引起當地土司們群起造反。
  
      大宋北邊一直叛亂不停,西邊也有心腹大患,從來沒有過南下取大理的意圖。
  
      百年以來,大理也習慣了這種安逸,就好似在溫水中泡的正舒服青蛙。
  
      現如今來了個廚子楊霖,加了一把火,要吃掉這個比大宋立國時間還長的小國了。
  
      隋末唐初居住在洱海邊的白族先民“河蠻”就擁有“數十姓,以李、趙、楊、董為名家”。
  
      如今白族内,最大的勢力是高家和楊家,而作為大理皇帝的段氏,根本就是有國無權。
  
      白族人崇尚漢家文化,他們的族中高門,也往往喜歡把自己和曆代王朝中的漢家名人沾上點關系。
  
      百忍家風”(張)、“清白傳家”(楊)、“工部家聲”(杜)等等,其典就出自漢族的名人傳說,都是想把自己的祖系拉扯到漢族那裡。
  
      守在此地的首領,名字叫做李樂進,年近六旬,精神矍铄。
  
      李樂進睡得正香,懷裡抱着一個新納的少女,突然外面傳來厮殺聲。
  
      多年的内鬥,讓他警覺地起身,披上衣服到寨子前往外一看,頓時吓出一身冷汗。
  
      賴以為屏障的山前暗寨,沒有發出一點警告,便被人突破了。
  
      上下星星點點亮着百十個火把,李樂進不明所以,隻得下令敲鼓召集族中戰士。
  
      白兵剛剛到位,忽見下方鬼火幢幢,亮着剛喝的火把一化十,十化百,迅速變的如同滿天繁星,将叢林照的如同白晝。
  
      悄無聲息間,已經有十萬人殺到了眼前,這已經超過了李樂進的思考能力範圍,站在原地愣怔着不知該如何下令。
  
      幾個勇敢的戰士,吼叫着沖了上去,瞬間被射成了篩子,釘死在大樹上。
  
      火把漸漸逼近,終于有人看清了來者,大叫道:“是宋軍!”
  
      底下的宋人,高聲喊道:“大宋應大理皇帝段氏之求助,入大理平叛,阻擋者死!”
  
      李樂進腦子裡終于緩醒過來,原來是皇帝請了援兵,來對付姓高的。
  
      大理國就高氏楊氏不斷地内鬥,姓高的做了皇帝,姓楊的不願意,這才便宜了段皇帝重新登位。
  
      他們自來争鬥,我們小族跟着湊什麼熱鬧,不如早點投了。
  
      不管是誰打赢了,還不是要靠我們擁護。
  
      李樂進把刀往地上一插,道:“段皇帝請了宋人打高皇帝,和我們姓李的有什麼關系,打開寨門給宋軍放行。”
  
      寨門緩緩打開,宋江神色一喜,揮軍而入。
  
      大軍如同洪流過境,把這個小寨洗劫一空,所有能戰的男子,都被集中起來關押。
  
      李樂進這才知道上了當,但是毫無辦法,現在的差距就如同大人打嬰兒一般。
  
      大理的軍隊弱麼?一點都不弱,他們打得吐蕃丢盔棄甲,百年之内國土不斷變大,從未丢失過一寸。當初立國時候,白夷三十六寨,一個比一個兇悍。
  
      但是他們的精兵,都集中在都城羊城和幾個大領主的城池内。
  
      宋江進了寨中,看着場地中央,李樂進全家都被抓了過來。
  
      “哪個是領主?”
  
      有個士兵指了指李樂進,道:“回将軍,就是這個黒厮。”
  
      宋江瞪了他一眼,小兵這才發現,李樂進雖然黑,可是比起自家将軍來還算白淨。
  
      宋江笑吟吟地上前,扶起橫眉冷對的李樂進,道:“李頭領,軍情緊急,事急從權,隻能先委屈你一下了。來啊,把李領主一家帶到後軍,随軍看押。”
  
      李樂進怒道:“你們要對大理宣戰麼?”
  
      “我們隻是應大理皇帝的請求,前來助他平亂,是你們的公主親自到汴梁去求救的。唉,大理大宋既是兄弟之邦,又有藩屬之情,大理皇帝受制于奸佞,我們宋朝不能不救啊。”
  
      宋江站在寨中的高崗,俯瞰山谷下的大理風光,夜色誘人。路邊亮着的火光,如同一條條火龍,将山麓間的地勢、與大緻的綠色映照出來。
  
      從今夜開始,大宋正式開始了對大理國的用兵,打的是大理皇帝段正淳派公主求救的旗号。
  
      沿途的大理諸部,态度暧昧的多,誓死抵抗的少。
  
      再加上隻要不抵抗,沒聽說宋軍殺人的,越來越多的部落選擇觀望,不願意摻和到皇帝和高家的争鬥中來。
  
      宋江率兵,一路前行,所經過城寨部落,排兵布陣,如有神助,各處敵情,全都了若指掌。
  
      即使是古之名将,也沒有這個本事,大理諸部逐漸覺察出事情不對...
  
      ---
  
      大理國都,羊苴咩城。
  
      高泰明怒火沖天,率兵直抵大理皇宮。
  
      沿途的内侍宦官宮女,紛紛吓得跪在道路兩側,不敢擡頭。
  
      高泰明沖進皇宮,正好段正淳也吓得卧病在床,見他進來驚得渾身哆嗦,掙紮着要爬起身來。
  
      高泰明是烏蠻領袖,大理國實際的掌權者,所謂的“烏蠻”,不是指固定的番族,而是西南諸族的泛稱。
  
      十二年前,高泰明奉父命取消“大中國”,還帝位于段正淳,自領相國,政令皆出其門,大理國人稱為“高國主”。
  
      實際上,西南諸族都聽他的号令,段正淳不過是一個傀儡而已。
  
      段正淳奮力起身,勉強擠出笑容道:“高相國。”
  
      高泰明上前,冷哼一聲,一把掀翻了床頭的中藥,燙的段正淳嗷嗷呼痛。
  
      “陛下好大的膽子,竟然串聯宋人,派出段妙貞那個賤婢,引來了十萬宋軍,是要誅殺我們高氏滿門麼?”
  
      自凡是傀儡皇帝,都過得有些憋屈,段正淳也不例外。
  
      他在心底,把自己的寶貝女兒罵了一百遍,就算是請宋人助戰,也不能這麼請兵啊,這不是要把你爹害死麼。
  
      段正淳苦笑道:“相國不要中了宋人的奸計,這必定是宋朝貪圖我們大理的疆域,使出的奸詐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