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因果紅包群 > 第三百零六章 照顧漩渦鳴人

第三百零六章 照顧漩渦鳴人

看着眼前的小鬼頭,呂文知道他就是那個在忍界叱咤風雲的漩渦鳴人,可是現在分明還是一個襁褓中的嬰兒。
  
  事情是這樣的,呂文從火龍秘境當中出來之後,他出現在了波風水門的面前。
  
  波風水門對于呂文這樣子的出現方式并不奇怪,因為他自己也經常這樣子突然就出現在别人面前,也沒有多問什麼,隻是道:“這幾天就麻煩你去照顧鳴人了,我和玖辛奈有事情要去做,帶着鳴人不方便。”
  
  然後照顧鳴人這個任務就光榮的落到了呂文的身上,話說他沒有任何這方面的經驗,能照顧好鳴人嗎?
  
  好在走前玖辛奈告訴他隻要按時喂奶就行了,别的時候她認為鳴人是不會太吵鬧的。
  
  呂文看着鳴人,心想自己這是接了一個什麼樣的差事,當男保姆嗎?與其當鳴人的保姆,他還是更喜歡當雛田的保姆,因為小孩子總歸是女孩比較乖巧,男孩比較吵鬧。
  
  不過在事情已經發生的情況之下,呂文也隻能選擇接受了,沒辦法他不能夠改變這種事情。
  
  鳴人沒事的時候喜歡在地上爬行,這是嬰兒該有的行為,隻是呂文看着鳴人卻有些無聊,比起看孩子這種事情他更喜歡有趣的冒險。
  
  鳴人爬向了他所在的位置,雙手搖擺着似乎是在做什麼舞蹈的樣子,這模樣很是可愛。
  
  呂文也有點被逗笑了,他忽然覺得這也是個不錯的差事,雖然是平淡了些,可也很有趣。
  
  現在鳴人每天的睡眠時間較長,醒着的時間則是比較少,不過睡着的時候也是需要呂文看着他有沒有睡好的,總體來說這還是一件比較麻煩的差事。
  
  波風水門說他們這次外出的時間比較長,呂文需要照顧鳴人很長的時間,他雖然心中有些無奈,可也知道自己既然接下了這事情就必須得好好的完成,這也有助于自己的未來。
  
  應下了的事情,就應該好好的完成,這是一種極好的習慣。
  
  “鳴人,你以後如果還能夠記得我,那我也就知足了。”
  
  蓦然,呂文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因為他有種預感,那就是自己可能在火影世界呆不了多久的時間了。
  
  那個因果任務後來的要求是要守護鳴人到五歲,不過在此期間呂文并不準備過多的出現在他的面前,因為終究還是要離開的。
  
  “也不知道波風水門在幹什麼事情,居然把他的孩子丢給我來照顧,按照常理不應該是他自己照顧的嗎?”
  
  呂文抱怨了一句,不過他也隻是嘴上說說,心裡可沒有嫌棄這份差事的意思,他覺得看到了鳴人小時候的樣子已經是不虛此行了。
  
  實際上波風水門這個時候在與人交戰,他在之前和人約好了戰鬥的事情,那個人是個隐世的忍者,并不屬于任何的忍村,實力強大,他說自己就隻有一個愛好,就是挑戰強者,而波風水門在他的眼中就是一個強者。
  
  至于玖辛奈為什麼會跟着就是因為她覺得這樣有必要,聽說那個跟波風水門約好的忍者到時候也會帶上一個人,據說還是他的妻子。
  
  為了在氣場上面不輸給對方,所以玖辛奈就決定跟上,反正鳴人有呂文能夠照顧,她安心的很。
  
  跟波風水門交手的忍者為對方的速度感到心驚,有着赫赫威名的波風水門果然是不負盛名,他覺得自己能夠挑戰到對方是自己賺了,因為他現在可是四代火影,公務繁忙,能抽時間來和自己戰鬥已經是極為給自己面子了。
  
  這樣一想,他覺得也不能夠讓對方失望,得超常發揮,這樣才能夠讓對方滿意。
  
  波風水門自然不知道自己對手的心理活動,隻是覺得自己真是碰上了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聽說這個人都是自己一個人在修行,對于忍術的了解都是從圖書館裡面借書看的,通過看書就能夠學會忍術,這個領悟能力真是強到,波風水門覺得有點可惜的就是對方沒有生在木葉村。
  
  如果生在木葉村的話想必村子裡面又會多出一個白牙級别的忍者,這個念頭在心裡沒有存在多久就被抛開了,因為他知道想這個東西根本沒意義。
  
  到了他們的這種層次,對于戰鬥那是速度極快,同時也極為的兇險,不過好在雙方對于戰鬥的事情都極為擅長,他們的戰鬥給人帶來的感覺不是兇險的感覺,反而是行雲流水的感覺。
  
  再說呂文這邊,他已經看了鳴人七八天的時間了,這個時間他一直都在盡着自己的職責。
  
  要說有什麼收獲的話,鳴人和他之間的關系好上了不少,雖然還不會說話,可臉上的表情卻還是能夠表達出這一點來。
  
  “也不知道波風水門什麼時候回來,走前也不說個具體時間,好讓我有個底。”呂文心裡還是有點氣憤的,不過這句話多的還是調笑之意。
  
  鳴人則是一直在跟他玩鬧,這麼多天過去關系也是很熟的了,不熟才叫人奇怪。
  
  猿飛日斬經常來看鳴人和呂文,其實他對于呂文還是很好奇的,因為他看不出來呂文的深淺,這好奇心自然被勾了上來。
  
  對于猿飛日斬的觀察,呂文也是知道的,他的感覺這麼的敏銳,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
  
  一天,猿飛日斬直接開口問了出來:“你和四代的關系很好啊!”
  
  “對。”
  
  “你有興趣為木葉村效力嗎?讓火之意志能夠更好的傳承下去。”
  
  “不好意思,我沒有興趣。”
  
  在呂文的印象當中,猿飛日斬也不是這麼莽撞的人啊!這個話語可是他沒有預料到的,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語?
  
  不過算了,他不想計較這種事情,為這個計較還不如多看看鳴人。
  
  而後過了二十多天,波風水門和玖辛奈終于回來了,同時這也宣告着呂文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你們去了哪裡?”
  
  “和人比試了一下,那個人很強,比試完之後我們又在那裡住上了幾日,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不客氣,照顧朋友之子是理所應當的。”